左傳:落日余暉

當鏈家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我們必須要去探索一個更大的領域。

——左暉

文 / 巴九靈

年僅50歲的左暉走了。#鏈家董事長左暉今日去世#

鏈家在5月20日的下午發出了一則訃告,證實了鏈家、貝殼創始人左暉離世的消息。

他投身原本利用信息差賺錢的房產經紀人行業,卻不斷用信息更對等的方式改變它。從鏈家到自如再到貝殼,“做難而正確的事”或可形容他的全部職業生涯


01、“中介頭子”左暉

左暉在公開場合,幾次把這事當笑話講,他猜他的孩子上學后寫《我的爸爸》,估計要說:“我爸是北京最大的中介頭子。”

從開出北京甜水園的第一家鏈家門店,到成為北京最大的中介頭子,左暉用了14年時間。


開鏈家第一家門店之前,行業里的房產經紀人丑聞時常見諸報端。

當時買賣二手房的信息渠道還是在電線桿上貼小廣告,二手房經紀人一年往往才成交三四套。

可交易的房子少,賺錢難,經紀人就只能用旁門左道增收。他們以看房押金、租房手續的名義提前向求租者收錢,提供假房源信息、吃差價來欺騙客戶,以此保證收入。在左暉長達12年的租房生涯里,他也被中介騙過無數次。

中介勿擾四個字,是長期畸形的行業積累的不信任感和不屑。左暉既對經紀人的能騙則騙感到無奈,又因客戶不尊重經紀人感到憤怒。

讓客戶放心,讓經紀人的工作變得有價值,有個想法在他腦海里逐漸成型。而立之年,左暉投身房產中介市場,創建鏈家。

從此之后,世界上少了一個開保險公司創業的左暉,多了一個叫鏈家的房產公司。


02、“行業公敵”左暉

左暉曾經顛覆了行業至少三次,數次被“圍攻于光明頂”。

2004年,因為開創了簽三方合同和不吃差價的先河,左暉招來了同行的鄙夷。

2009年,因為左暉決定放棄短期利益用真房源吸引顧客,導致房源量少價高的鏈家,幾個月門可羅雀,經紀人都覺得“老板瘋了”。

當然,最“出名”的一次,是他在2018年上線了貝殼找房。

貝殼找房主推功能是收錄全國各中介交易中的房屋信息,戶型、價格、配套信息,形成一個樓盤字典。而這其實是左暉在2008年就開始搭建的“基礎設施”。

這引發了同行對鏈家“一統天下”的擔憂。

我愛我家集團董事長謝勇把貝殼找房掌握上下游的行為說成是:“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

而新生的貝殼,與58同城提供的業務重合。姚勁波便發起了一波江湖集結令,與中原地產、21世紀不動產、萬科物業等代表同仇敵愾,抵制貝殼找房。


想實現對這個行業根本性的改造,擺在眼前的已經不是技術上的難題,而是如何向同行證明接入貝殼是更好的選擇。

在貝殼成立的3年里,貝殼內部形成了“店東委員會”“評審團”等內部組織,與貝殼各有掣肘,減少了想要接入貝殼的顧慮。當然,貝殼能對房源進行標準化的管理,帶來更多流量,同時還有真房源背書,數據顯示,商家接入后的成交額高于行業平均水平。

2019年,曾經參加“反貝殼聯盟”的21世紀不動產和中環地產都接入了貝殼找房,2018年、2019年虧損了26億元的貝殼,在2020年扭轉虧損,實現了27.78億元的盈利。2020年年中,已經有265個品牌,45.6萬名經紀人加入了貝殼找房,其中七成的經紀人是非鏈家體系的。

當然,所謂“行業公敵”,就是除了競爭對手、同事下屬、合作伙伴,甚至連客戶,都會常常站在你的對立面。

2018年8月,鏈家旗下的自如租房被網友控訴推高了房租,2020年疫情期間,自如又因為房客房東兩頭吃的傳聞被罵“黑心”。有業內人士的消息說,其實,長租公寓的模式并不容易賺錢,出租率達到90%以上才能不虧本。

還有一個自如繞不過去的話題,《阿里P7員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的文章在2018年的9月傳遍了朋友圈,講出了一個阿里員工在自如的出租房里住了半年,患上白血病,隨后病逝的悲傷故事。

彼時,自如得罪了房主和租客,被同行斥責擾亂市場。從商業模式,到用戶體驗,沒有一樣招人待見,當時的左暉也是如此境遇。


03、“工程師”左暉

吳老師曾經和左暉有過一次長達一小時的電話,他說,左暉反應極快,而且喜歡用數據來回答問題。他的底子仍然是一位工程師,是一位很有底層架構能力的工程師。他可以把這個行業的底層重新想象一遍,然后通過工具去實現它,例如貝殼就是這樣一個產品。

擁有這種底層思維,可能是任何一個行業的顛覆者的共性,也是新一代移動互聯網企業創始人的一個共同特點,讓他們和以往那些市場驅動型的、擴張型的企業家鮮明地區分開來。

他最不引人注目的身份,大概是“父親”。

據說,2013年剛得知自己罹患肺癌時,他和朋友說,自己最后的愿望是一定要努力活三年,因為孩子六歲之后才有記憶,而那時他的小兒子三歲。他希望自己的孩子記住他。

如果中國二手房產市場有記憶,也一定會記得,這個和它一起從草莽時代披荊斬棘而來的人。


① 迪士尼:香港迪士尼近日披露的財報顯示,2020年全年收入下跌76%,錄得凈虧損達到27億港幣,也是自2015年以來連續六年錄得虧損。(搜狐旅游)

② 曹縣:“北上廣曹”的熱梗讓人們把注意力投向了這個魯西南小縣城。曹縣是全國第二“超大型淘寶村集群”,有1個省級電商特色小鎮,2個省級眾創空間,淘寶村達到151個、淘寶鎮17個。漢服及上下游相關企業2000多家,原創漢服加工企業超過600家,原創漢服銷售額占全國同類市場的?。(曹縣人民政府官網)

中國質量新聞網在兩個月前對蜜雪冰城進行了調查,發現個別門店有篡改開封食材日期、使用隔夜奶漿、不清洗檸檬等不合規的行為。新聞曝出后,蜜雪冰城已經被責令整改,這次“翻車”也引發了網友對蜜雪冰城管理能力遠跟不上擴張速度的懷疑。

5月19日,虛擬貨幣全線暴跌,當晚的比特幣跌幅一度擴大至25%。在暴跌的前一天,中國人民銀行才剛剛發布了金融界三大機構聯手抵制虛擬貨幣炒作的公告。在你看來,比特幣是新型貨幣還是擾亂財產安全的不定時炸彈?

2021年春季中國移動互聯網報告顯示,六成網民仍是80、90后。另外,隨著疫情好轉,以及各種節假日的到來,出行服務需求增長突出,月人均使用次數,同比增長40.2%。

本期報告將為你解答:2021年春季中國移動互聯網的用戶及行業市場狀況是怎樣的?老牌互聯網企業和新晉互聯網巨頭在中國移動互聯網行業呈現何種布局?中國移動互聯網行業2021年春季在運營和技術層面進行了怎樣的優化發展?


本篇作者 | 吳潤潛 | 當值編輯 | 張文龍

責任編輯 | 何夢飛 | 主編 | 鄭媛眉

來源:今日頭條 原作者:吳曉波頻道

免責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及轉載者本人,不代表平臺觀點和立場。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0 +1

發表評論

需要登錄才能評論!
生輝彩翼

生輝彩翼

擅長 社會 文章的撰寫

這個用戶還沒有留下個性簽名

TA最受歡迎的文章
70岁老太婆a片